当前位置:新疆声乐培训网 -> 教学经验

周广仁谈中央音乐学院钢琴教师等级认证
[ 录入者:admin | 时间:2014-09-28 21:56:09 | 作者: | 来源:网络 | 浏览:1187次 ]

(钢琴教育家周广仁教授)

    四月底的北京,春意盎然。我们有幸采访到了当今中国在国际乐坛最具影响和权威的钢琴演奏家、教育家、中央音乐学院终身教授周广仁先生。被誉为“中国钢琴教育的灵魂”的周先生,是我国第一位在国际比赛中获奖的钢琴家,培养了逄勃、盛原、刘宁、王笑寒等诸多青年钢琴家。近二十多年来,周广仁先生更是以钢琴普及教育作为人生的至高追求,并为这项事业倾注了全部的心血。4月29日下午,记者在周先生的家中,就中央音乐学院“全国音乐教师等级认证”钢琴师资培训班等相关问题采访了周先生(以下记者简称“记”,周广仁先生简称“周”)。 
  记:您对中央音乐学院主办的“全国音乐教师等级认证”钢琴教师等级认证有什么看法?
 
  周:这是件非常有意义的活动,目前,我国钢琴教育事业的普及与提高都发展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举办这样的钢琴教师等级认证既能为全国钢琴教师打开一个崭新的窗口和提供一个新型的钢琴教学学术研讨和交流的平台,又能提高社会音乐教师的专业素质和教学能力,促进社会钢琴教育事业规范化、科学化的发展。虽然现在社会上钢琴教育培训存在着混乱的局面,而至今还没有一套有效的办法来解决。但我们可以尽自己所能,从正面做一些引导。比如中央音乐学院举办的钢琴教师等级认证,通过音乐大家亲自执教示范,可以达到规范教学、提高自身艺术修养和教学水平的目的。从总体上看,我国的钢琴普及取得的成绩还是很大的,但仍有许多不足之处,钢琴总体水平的提高,还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
 
  记:在您看来,我国现在的钢琴艺术和教育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现状,还存在什么问题?
 
  周:我们国内现在从事钢琴普及教育工作的人是非常之多,但是他们的水平却是参差不齐,真正懂得弹琴最基础的东西人是很少,有些老师脑子也不清楚,手上也做不到,这是最大的问题。
 
  记:我们都知道您在近二十年中,把钢琴教育的普及作为人生的追求,您觉得在中国为什么要实行钢琴的普及教育工作?
 
  周:在解放初期有过一种观念叫“黄琴论”,认为钢琴在中国没有出路、没有观众,钢琴是外国人的乐器我们中国人听不懂,开独奏会也没人买票来听,所以一开始我们就拼命地想让老百姓听懂,也创作了很多中国钢琴作品,比如“翻身的日子”等。可是到后来还是觉得钢琴没有观众,我那个时候就想,我们不能总是责备人家听不懂我们的音乐,培养观众是我们的任务和责任。怎么培养?就是要从小做起,从娃娃抓起,慢慢的经过这么多年,孩子学琴的越来越多了,这些孩子将来都是我们很好的观众。现在不仅是少儿,很多成年人和老人都学钢琴,这是个很好的现象。
 
  记:您认为钢琴的普及教育和专业教育有区别吗?区别在哪里?
  周:我觉得不管是专业教育、还是普及教育,实际上是一样的。现在不少人都觉得普及嘛,大概齐就行,这种观念是非常错误的。教孩子都是从业余开始,我们专业的孩子也都是从业余开始的,不管是教什么样的孩子,我觉得一定要正确。你可以要求不那么高,可以不像专业的程度走的那么快。不是认为普及就可以马马虎虎,还是要认真对待。其实做教师都是一样的,只是工作上的分工不同而已,而且我们专业音乐院校里的教师也有义务和责任来做一些普及工作。 
  记:我们现行的钢琴教学中有什么弊端吗?
 
  周:我们老一代虽然一直都在教钢琴,但实际上也教了很多错的东西,错就错在落后,不是最先进的。比如说“高抬指”的问题,谁都问我要不要抬?为什么谁都在问,可见在地方上仍然在用这种方法弹琴、教琴。我们早就不这样教了,弹琴就是指头动起来就行,没必要非得抬那么高来敲琴,这个已经变成一个误区了,这些概念实在是错的。最有害的就是现行钢琴教学中存在着“拔苗助长”的现象。很多人都是为了考学而专门练一个考试曲子,实际上什么基础都没有,考虑了很多音乐之外的因素。而我们的教师应该扭转一下自己的观念,科学一点、实际一点,真的没必要这么拔,因为拔了之后什么都听不懂,到底是看曲子难?还是看实际的水平?大家都应该有个思考。这种歪风很影响我们正确的教学,实在是太可怕。
 
  记:您是如何看待钢琴教育和素质教育的关系的呢?
 
  周:钢琴教育和学习是一门科学,它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钢琴教育是素质教育的一种形式,普及钢琴教育的意义在于它是文化教育和素质教育的一部分,它对少儿将来从事任何职业都有好处。在当前的钢琴普及教育中,往往单纯注重纯技术的传授,忽视了音乐审美理念、音乐教学心理等一系列有指导钢琴教学实践价值的因素,致使许多教师在目标不明确、方法呆板单一的状态下教学,最终导致许多琴童在枯燥无味的心境中练琴,许多家长更是在不知所措中忙碌于孩子和钢琴的周围,其效果自然不佳。音乐是人与人之间交流的媒介,只有心与心的碰撞才能唤起人们对音乐表现的领悟。作为钢琴教师在平时的教学中应热爱学生,使不同类型的学习者都能通过学习钢琴了解音乐,喜欢音乐,热爱音乐。如果没有问题、困难,还要教师做什么?一个教师就应当始终对自己的工作、特别是对自己所教授的对象——学生,抱有极大的热情!
 
  记:您认为现在钢琴普及教育工作的重点在哪里?
  周:从我们目前国内的状况来看,普及的重点应该是在教师的身上。因为学习钢琴的人越来越多,但钢琴教师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培养得出来的。在现在的钢琴师资中,有一些教师本身就是业余的,对怎样培养人才认识还不到位,方法上也比较落后。另外,教师的教学方法、观念创新也是势在必行。 
  记:您办了很多年的钢琴师资培训,有什么体会和收获吗?
 
  周:我觉得通过这么多年的师资培训有这样一种感觉,一个是大家在知识方面迫切地需要增加,另外就是大家来了之后就是想捞一点现成的,你给我一个什么窍门、什么方法我就回去教,我回去往上一套就能教了。这种非常功利的心态,违背了音乐艺术学习的客观规律,说到底还是因为他们本人确实知识太匮乏造成的。现在大家已经在认识上有了很大的提高,很多家长带孩子学琴的目的跟我二十年前刚办钢琴学校时已经大不相同了。那时候大家学琴都是奔着要考专业音乐学院去的,现在很多都是为了培养孩子的艺术修养和毅力、开发智力等。
 
  记:您觉得目前钢琴师资培训最急需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周:类似这样的事情我做了十年,影响很大,全国各地来了几百人,都觉得很多知识都没听说过,从知识方面来讲都有很大的收获。可是问题就在这儿,带着耳朵来听,谁都能来听,谁都会有收获,可是真正手上的东西有没有提高这个是最关键的。所以必须要求每个学员都弹琴,真正的示范弹琴在师资培训中才是最重要的。
 
  记:我们的钢琴教师等级认证需要怎么做才能更有效的提高钢琴教师的素质?
 
  周:现有的想法是非常好的,武装头脑,但要想真正的改变现状是一个长远的过程。我们音乐学院教师的教学方法肯定是很科学的,但还是应该把重点放在改变参加等级认证学员的实际弹奏水平上。
 
  记:您觉得参加钢琴教师等级认证的学员应该有一个什么样的最基本素质?
 
  周:标准级班的学员,首先应该掌握的是基本的正确的弹奏方法,第二就是要会正确的读谱,第三就是要对音乐的一些规律性的东西,比如分句、奏法、和声这些起码的知识要有认知。最好自己能示范,如果教师本人不弹琴光靠嘴皮子说是不行的,程度深一点的也许还行,但对小孩儿来讲示范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是中级班的学员,他的整体水平是要提的高一点的,但基本也脱离不了这三个方面。
 
  记:作为一名合格的钢琴教师应具备哪些素质呢?
  周:首先自己要会弹琴、弹得好、弹得对,热爱钢琴,热爱音乐,既能给学生做详细的评析,又能现场做示范,并一针见血地指出学生弹琴时存在的问题。其次,音乐修养必须全面,掌握全面的理论知识。此外,还要以身作则,老老实实地做学问、做研究,起到一个榜样的作用。 
  记:参加我们钢琴教师等级认证的很多学员都不是从小学琴,基本功也不是很扎实,有的可能只是音乐的爱好者,通过学习他们有了一定的基础,您认为这样的人能成为一个好的钢琴教师吗?
 
  周:基本功有些东西是很难要求的,比如有些师范院校的学生们上大学的时候还是白丁呢,可是只要你学的正确,经过两年三年的学习,仍然可以成为一个好的教师。
 
  记:中央音乐学院开设这样的钢琴教师等级认证有什么意义吗?
 
  周:我看了你们的章程以后,觉得想法挺好的,已经搞了两期,也很成功,现在这个办法比较正规,一个是入学时要求了学员的入学水平,另一个在培训结束一个半月后要求学员弹一些曲子来考试。对学员应有一个实际的钢琴考试,真正提高的是钢琴教师手上的功夫。
 
  记:您对我们的钢琴教育事业和教师等级认证工作有何勉励和展望吗?
 
  周:这个很难说,我是觉得我们现在做的工作只是第一步,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钢琴事业的发展,专业和普及是分不开的,这两个都是要发展的,不能指望太快见成效。但我相信,只要我们老老实实地做一点事,过个十年二十年就会大不一样的。我们国家现在有一个好的条件,就是很多师范大学都有音乐系、音乐学院,这个比过去好,有很多学习音乐的机会。但是也不排除教师怎样提高的问题,光挂一个很高的牌子,但实际水平很低,这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我着急的就是这个。这些教师应该都是很重要的师资,如果这些教师本人不怎么样那么就会影响一大批人,教师等级认证不仅要面向基础教学、面向私立学校,也应面向这一批人。
 
  记:对即将来参加培训和认证的学员有什么希望吗?
 
  周:希望经过这些天的培训大家都能有所收获,最终能带到大家的工作岗位上去。为了紧跟时代和学科发展的步伐,身处第一线的钢琴教师应经常及时地为自己“充电”,不断充实、健全、更新自己的知识结构,提高自己的演奏技能。我们大家一起为中国的钢琴普及事业多做贡献!
 
  记:非常感谢您能接受我们的采访,希望您保重身体,继续为中国钢琴事业的飞跃做出贡献。
  整个采访过程,周先生的人格魅力给我们以震撼,谈笑间使人领略到一种真正的大家风范。她始终微笑着,精神饱满,思维敏捷,让人难以想象她已是一位耄耋老人。电话时不时地在她讲到兴头处响起,每次接电话时,她总是说:“对不起”。放下电话后,又接着前面的话题继续说下去。她太平凡了,平凡的就像母亲或是多年的邻居。她总是在说“老老实实”这四个字,希望全国音乐教师等级认证工作能落到实处,希望中央音乐学院的培训和认证能真正的造福一方,这也是我们当前最迫切要做的事 。

 
】【打印繁体】 【推荐】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意大利女高音特巴蒂谈她学习声乐.. [下一篇]悦享畅自然声乐唱法——愉悦,健康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