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疆声乐培训网 -> 教学经验

金铁霖:建立多样化民族声乐评价体系
[ 录入者:admin | 时间:2015-02-03 21:32:36 | 作者:晓光 | 来源:《人民日报》 | 浏览:1107次 ]

——我看金铁霖声乐教学法

  核心提示

  艺术教育极讲究先天条件,讲究天赋灵性,大多数天赋不足的孩子,则是被误导踏上从艺之路。

  目前中国民族声乐,特别是女声中凸显的现象,让人不无忧虑。解决的最好办法不是抑制“金氏唱法”的风靡与发展,而是要以五彩缤纷、各种各样的花卉的繁茂成长,改变“一枝独秀”的局面。

  半个多世纪以前,一个衣着朴素、行囊简陋、壮硕敦厚的满族小伙子,告别了亲人,告别了家乡,踏上冰雪北国开往首都的火车。他的怀里除了不多的盘缠钱,还揣着追寻音乐的梦想。1960年,他考上中央音乐学院声乐系,师从沈湘教授。从大学生到演员,从歌唱家到声乐教授,从中央乐团到中国音乐学院,他经历了共和国历史上的“三年困难”和“十年动乱”等峥嵘岁月。在艰难甚至是险恶的环境中,他矢志不渝,默默勤奋地埋头学习、实践、思索、总结着。他孜孜不倦地汲取着古今中外诸多声乐学派的营养,不断地丰富充实自己。当改革开放的旭日升腾在中国大地上时,他已经在运用属于自己独有的一套教学方法培养新人,哺育中国民族声乐的未来。多年教学实践,使他成长为一位开发歌喉的专家,一位美化声音的巧匠。他的声乐教学,随着荏苒岁月逐渐化为影响歌坛的传奇。

  他就是金铁霖教授。

  李谷一是金铁霖早期弟子中的佼佼者,当她从花鼓戏演员转行民族声乐,以明丽的歌喉和清新的唱法瞩目中国舞台的时候,人们在惊叹之余,才开始关注、寻觅她身后的“人梯”和“铺路石”;以家喻户晓的成名作见证中国改革开放伟大历程的彭丽媛脱颖而出,并于上世纪90年代被金铁霖精心培养成为中国民族声乐历史上的第一位硕士;后来的宋祖英、张也、戴玉强、吴碧霞、祖海、王丽达等一个个、一代代歌唱奇葩次第开放,受到老百姓的赞赏喜爱。人们越来越熟悉、越来越敬重这位支撑在明星身后,犹如红烛一般燃烧自己,照亮当今诸多著名歌唱家艺术人生的老师。

  金铁霖的成功,引来很多学生和引来无数赞誉。在此,我想引用乔羽的一段评价:“金铁霖教授是当今最著名的声乐教育家。他之所以著名,是因为他以自己的教学实践培养出一大批优秀的学生,其中有几位已经成为近30年来在中国民族声乐乐坛上具有代表性的人物,代表着当前民族声乐的水平。这样的成就,在我国声乐教育史上是不多见的。”乔羽的话言简意赅,平实准确。我亦苟然。

  金铁霖性格内向,不善言谈,胸中纵有经纶,也只道出五成。他对艺术的忠诚与认真,体现在教学的谨慎、精心、细腻上。我也听到过声乐界乃至社会上对于金铁霖声乐教学的质疑与非议。我不认为这些议论是文人相轻、同行相斥的谬论,而是百家争鸣、各抒己见的学术探讨。这种探讨将有助于各种各样声乐教学方法的交流、切磋、总结与提高。在此我想就两种盛传的说法,谈谈浅见:

  一曰:“金铁霖遴选施教的都是条件好,甚至是小有名气的学生,所以才能收到显著的教学成果。”伯乐被推崇,在于相马。从群骥中遴选出良驹,调教训练成千里马的是伯乐。让瞎马能识途、瘸马能走路的是兽医。社会需要伯乐,也需要兽医,但二者的职责不可混淆。我这样说是因为艺术教育极讲究先天条件,讲究天赋灵性。市场经济把“望子成龙”的传统观念具体化为一些家长“望子成星”的痴心。每每看到那些不把孩子学习艺术当作美育,而是做着制造明星美梦的家长们,看到他们身边一脸无奈、两眼茫然的琴童、歌童、舞童们,不由心生悲悯。可怜天下父母心,更怜天下儿女梦。把五音不全培养成歌手,把五短身材训练成舞者,莫说是伯乐,神仙亦难为之。国家级音乐学院的教授们在选择学生时当然要优中选优,只有这样才能培养出艺术金字塔顶尖上的明珠,培养出驰誉世界、代表国家艺术形象的优秀歌唱家。

  顺便一说,近年来艺术院校门庭若市,大概源自大众传媒“一夜成名”的选秀比赛带来的广告效益。被扩大招收的学生,虽然勤奋刻苦,但成功者凤毛麟角。大多数天赋不足的孩子,则是被误导踏入从艺的泥潭沼泽。一味扩招的艺术院校,把那些不具备从艺条件的孩子招进来,再加上师资匮乏,教学无法,声乐、器乐专业只能上大课,则是严重误人子弟了。这类艺术教育,既不是为人民服务,也不是为艺术服务,大概只是为人民币服务了。待到毕业求职时,这些孩子才恍然彻悟,自己成了艺术教育成功率的分母,成了艺术金字塔最底层的基石。

  二曰:“现在‘金氏唱法’一统中国民族声乐。要提倡百花齐放,提倡各种风格、流派的民族唱法。”这条意见说得准确、正确。目前中国民族声乐,特别是女声中凸显的一些问题,让人不无忧虑。但是我以为,解决的最好办法不是抑制“金氏唱法”的风靡与发展,而是需要有关部门重视民族声乐教学中处于“弱势”且具有发展潜能的其他唱法、风格、流派,为他们提供良好的教学传承条件,创造让多样化优秀人才脱颖而出的条件和环境。换句话说,就是要以五彩缤纷、各种各样的花卉的繁茂成长,改变“一枝独秀”的局面。面对“短板”现象,将长板锯短是愚者,将短板加长是智者。今天尤其需要主流传媒搭建更加广阔、更加多元的民族声乐展示平台;文化与教育系统,应当建立更加科学、更加多样化民族声乐评价体系。只有这样,中国民族声乐百花齐放的局面才指日可待。

  表演艺术的教学,经验往往厚于理论,这与中国传统表演艺术的传承经常是口传心授有关。我想,作为中国声乐教育领域的领军者,曾多次荣获国家级教学名师、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的著名声乐教育家,金铁霖应该著书立说,将自己的教学思想、理论、方法、体会等系统科学地总结出来,传承下去,这是对中华音乐宝库的补充与丰富,是对中国民族声乐传承和发展的又一重要贡献。

  当然,金铁霖声乐教学法不是金科玉律,而是一种被实践证明了的科学实用和卓有成效的办法。我希望它成为众多教学者的借鉴与参照,也希望声乐界涌现出更加丰富多样、科学实用和卓有成效的教学方法。

 
】【打印繁体】 【推荐】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悦享畅自然声乐唱法——愉悦,健康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